上卿今天吃饭了吗

真的好好看,随便一截就是壁纸!真的好棒啊!这个画风我爱了!!

与娇书

沈娇娇:

  你好呀!

  希望我家娇娇展信佳,见字如唔!

  我不如我朋友她们,她们很多年前就认识娇娇了。我呢,是从广播剧开始的,有些迟了,但我真的很喜欢娇娇。

  剧开篇的娇娇也太惨了,傅修宜不在意她,只把她当棋子,一双儿女也不幸离去,那些所谓的亲人只把她当垫脚石。就如同广播剧开篇的封面图一样,是灰色的。

  但幸好,桃花飘落,海棠初醒,我们娇娇可以重开一局。而重来一次,我们娇娇可以有无数个可能,如凰涅槃于火。

  命运般的,满身伤痕的娇娇遇见了鲜衣怒马少年郎——谢景行,从此两人便绑定,再也不分离。

  勘破风与月,你与他终是重逢。

  从此可以相携温酒对山河,也可共度一生,诉一世誓言。

  但重来一次,我们娇娇又会遇到很多阴谋诡计,我们娇娇还那么小,却要背负那么多。娇娇喜欢独自背负保护身边人,我明白;不想让身边的人受委屈,我也明白。但我不想娇娇伤心,娇娇要好好对待自己。

  毕竟,这样温柔坚毅又狠绝的娇娇,真的太招人喜爱了。

  我从第一次遇到娇娇就不可自拔。

  我还记得那天,是新年时分,因为是乡下,还有烟花。不知是不是命运,我打开了猫耳,遇见了娇娇。

  娇娇也曾遇见一场烟火啊,相隔二十载的烟火!

  家里的老辈们在房间里抽着烟,我头有点晕又找不到事干,便带着耳机,听着广播剧,准备小憩一会儿。

  但我却被娇娇吸引,拨开挡在我面前的长辈们,一口气跑到院子中,我左耳是娇娇的声音,右耳是烟花炸开的声音。

  那是我就知道,这部剧我逃不掉了。

  这是我第一部言情广播剧,制作太精良了。以至于我只听一耳朵,就爱上了娇娇。

  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。

  娇娇,愿你一生平安顺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2      上卿今天吃饭了吗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家都去听广播剧!!!绝了!!!真的!

我太喜欢主题曲了!就浅抄了一下!主题曲真的太绝了!

无论是剧情,还是人物很饱满。

从后期到配音,没有一个情节拉跨!马老师和笑鱼姐姐绝了!

这我能说什么!!!!

琮天而降是真的!

(话说谁是傲娇的疯批酷哥,谁是外冷内热直球帅校草??)

我的人设崩惹(一二三章)

  景潼✘傅君棪

  小可爱沙雕学生受✘温柔绅士老男人攻

  非典型师生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近日春日将近,日本满街的樱花树上都是樱花的花苞,有一些早熟的花已经开始开放了,星星点点的,沐浴在阳光下。

  景潼和沈言并肩走在学校的小径上,旁边的沈言依旧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从同学那里听来的八卦。

  沈言:“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景潼:“……”

  沈言是景潼的在日本才认识的朋友,因为都是华人所以多说了两句话,结果发现,两人从性格到审美都很搭,于是就成了好朋友。现在景潼非常后悔为什么当初要跟他搭话!!

  沈言绝对是他遇见过最八卦的一个人!

  没有之一!

  若是以前,景潼也还能给沈言搭上两句话,可今天景潼没心情。因为来日本之前他有一位教他日语的老师。(他的暗恋对象 )

  已经3天!整整3天!!!

  没有联系过他了!

  现在的景潼很慌,怎么办!

  是现在马上打飞的回国,跑到他工作的地方,霸气的往他桌子上一坐。“嘿,宝贝?你是不是没有看信息?”

  还是回国后,跑到他家门口,等他一下班,就对他“嘤嘤嘤”地哭,让他把自己这只小猫咪捡回家。

  !!!!!

 光想想景潼就激动的不行了!

  呵呵。

  可他不敢。

  哎~谁叫他在他老师面前的人设,是又乖又甜的小甜心呢!哎!

  但看起来他老师还挺吃这一套的,不然,为什么一个班近50个人,只有自己跟老师还有联系呢?!

  景潼记得上一次有个朋友跟他吐槽,说他的傅老师很高冷,连个联系方式都不肯给。

  这时景潼默默地打开了手机联系人,飞快地瞥了一眼存在最上面的号码,心里的开心已经不住的向外吐粉红泡泡了!

 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  果然!果然!

  傅老师对他不一样!开心!

  所以从那以后,景潼就暗暗下决心!

  头可断,血可流

  人设不能崩!

  “景潼?景潼!!!”沈言终于从说话间隙发现好友与平常不同,对着景潼的耳朵,大喊道。

  景潼害怕的往后躲了躲,摸了摸耳朵,一脸不耐烦的看向沈言,眼里充满了……感情?

  不!!

  是   关爱智障儿童,人人有责!

  不然怎么说沈言和景潼很搭呢,一看景潼这心不在焉的样子,就知道这一定与他多年的暗恋对象有关!

  景潼一遇到关于他暗恋对象的事,不是三只狗地拉不住的到处疯跑!

  就是像现在这样,无精打采的。

  沈言作为朋友,也没有资格管别人的爱情。只好暗暗地拉走景潼的注意力。

  沈言:“我说景少,你刚才有认真听我说话吗?”

  景潼:“有。”

  沈言继续追问:“那我讲了什么?”

  景潼:“……”

  沈言:“我就知道你不爱我了!!~果然~,男人都是大猪蹄子!嘤嘤嘤~”

  景潼扶额:“嘤嘤怪,别哭了。”

  沈言:“大猪蹄子~~”

  景潼:“……”

  我现在绝交还来得及吗??!


  寝室 

  沈言坐在凳子上,百无聊赖玩着手机。突然,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。

  “景潼!景潼!,你知道我们要换日语老师了吗?”沈言朝着景潼摇了摇手机。

  景潼:“什么?谁啊?怎么了?”

  沈言无奈的看着他:“您断网了?就是教我们外国人日语的老教授,他不是身体不好嘛。加之出版社又邀请他去翻译一部作品,他就提前离职了。哎~我还挺喜欢他的!!”

  景潼:“所以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沈言:“于是乎,我们就了,就有了一位新教授!!哦!好像也是位华人!”

  景潼无语的看了一眼沈言,特别傲娇的说:“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沈言:“……”

  因为景潼去日本之前就已经学过一年的语言,虽然说一年也学不到什么。 

  但是!!

  朋友们!教他语言的是谁啊?

  ——是傅老师啊!!

  景潼当时为了跟傅老师有更多的接触,和给傅老师一个好印象,简直就是把吃奶的力气都拿来学习了!

  于是乎,现在景潼的日语好得一批!

  不说有多好,但日常和学习是没什么问题的!

  再者说了,日语课只是选听的,去不去都无所谓,所以景潼一点都不在乎。

  晚上

  景潼的手机“叮”地响了一声

  【来自:傅君棪的语音】:“晚安。”

——

  景潼洗完澡后,无精打采的从浴室走了出来,就看见沈言在玩游戏,他们寝室就只住有他们两个人,当时还是花了一点功夫,才成室友的。

  景潼现在特!别!后!悔!有这么个室友!他当年是眼瞎了吗!

  只见沈言盘腿坐在椅子上

  “你撩我呀!我养你们几个野男人白养的吗?还说什么“哦”!哦个屁呀!你是直男吗?……哦,不对,你还真是直男……”

  围观了一切的景潼:“……”

这人好像智障!

  景潼看他玩的时候好像不是什么正经游戏,也好奇的走了过去。

  结果一看,好嘛!

  是日本最不缺的少女向恋爱游戏,就跟国内的《我的四个老公》和《我的一群老公》差不多。

  景潼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,还不如回床上听广播剧来的快落!

  正准备抬脚走的时候,沈言好像才发现旁边有人。

  “嗯?景潼出来啦?哦,对了,刚刚你的手机响……”沈言话都没说完,景潼就奔向了手机所在地。

  那哪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床!

  那就是天堂啊!!

  沈言有幸的半响才补出最后三个字“……了一下。”

  景潼才没有时间管沈言说了什么呢。现在他觉得等个指纹解锁的时间,都是煎熬的!

  景潼飞快的打开手机,点进了微信。景潼现在无比的感谢母胎solo所赐予他的手速!!

  可当他看到是傅教授的语音的时候,动作却慢了下来,他先深吸了一口气,再小心翼翼的点开播放键……

  【晚安。】

  景潼兴奋的直打滚,这声音怎么能这么苏??!!

  再听一遍!

  【晚安。】

  【晚安。】

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在景潼听到第20遍的时候,沈言先受不了了!

  “行了呀,景少!求求你放过我吧!!!看在我们多年感情的份上,这都第20遍了!你害得我跟我老公说话都没心情了!!!景少,我说你听不腻吗?!”

  景潼终于大发慈悲:“都20遍啦?哈哈哈!我都没意识到呢!行了啊,小言子,朕这就寻个耳机。是朕思虑不周,皇后之音!怎么能让你们凡人随便听到呢!”

  小言子:“……行吧,不开免提就行。”


  而戴着耳机听语音的后果,就是景潼一整夜都没睡着!

  啊啊啊!

  傅老师这声音也太犯规了啊!

  当景潼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出现在沈言面前时,直接把沈言吓得,把手里的早餐都交代了出去。

  景潼一手抓住牛奶,一手抓住吐司,还贱贱的朝沈言扬了扬头:“谢了,兄弟。”

  沈言无语的看着景潼:“兄弟,你莫非昨晚听你家教授声音✘了一晚。”

  景潼无奈的看着沈言:“沈言,不是,你怎么也算是高知分子!怎么脑子里全是这种垃圾呢?我昨天晚上只是单纯的(划重点)听了一晚上副教授的语音而已(划重点)!”

  沈言:“……我信你个鬼!不是,兄弟,至于吗?就一个语音而已!”

  景潼一边上床,一边朝沈言翻了个白眼:“你懂什么?你个,性冷淡!”

  沈言:“what?我不是性冷淡!我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!合适的!”

  景潼带着看智障的眼神,无奈地看了他一眼:“行行行,你说的都对!行了吧。对了,今天好像只有那个新教授的课,好像还是个华人。我怕他跟国内大学一样搞签到的那一套。如果有的话,请帮我答个到,谢了!”

  沈言:“不帮你签到!哼!~~”

  景潼大吼道:“沈言……”

  沈言掏了掏耳朵,露出了看智障的表情,看着景潼:“景少,我说你绝对是精神病吧!”

  景潼:“……”

  景潼理都没理他,自己把头蒙到了被子里,还伸出一只白皙的手,向沈言挥了挥手:“再见,慢走,不送。”

  沈言:“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阳光从窗口透出来,站在讲台上的男人,侃侃而谈。阳光洒在男人的头发上,整个人都闪闪发光。

  而讲台下面的学生们无不认真听讲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是因为这男人长得也太帅了吧!一身禁欲的西装,一架眼镜,一但开始讲课,眼镜链就随着他的动作摇动起来!

  不要太好看啊!

  二是讲得也太好了吧学生们表示:如果是他一直教我的日语,我日语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!【拍桌】【拍桌】

  可是讲台上的那人却有些不开心。他辛辛苦苦越海而来。想着那人怎么也说也是个好学生,肯定一节课也不落下。想在课堂上给他一个惊喜!

  哼!可人压根儿就没来!哎……

  傅君棪压着铃声下了课,走出了教室。

  教室顿时沸腾一片,本是不太熟的同学,现下好像已经认识了几百年了!大叫着让人共享照片!

  于是乎,傅教授中国留学生论坛,火了!

  而当学生们在疯狂的转发傅教授照片的时候,傅君棪接到了一个来自中国的电话。

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清冷的男子声音:“傅君棪,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跑到国外去了,你留我与孩子们怎么办?怎么办啊!”

  傅君棪一脸冷静和无语的回答:“白则,你怎么说也算是为人师表的,你的学生们知道你是这般德行吗?”

  白则回怼道:“那你那小朋友,知道你是这幅德行吗?”

  傅君棪轻笑一声:“什么德行?”

  白则:“还能有什么德行?……想上他的德行呗!”

  傅君棪:“……”

  白则:“对啦,傅大教授,您到底是受什么刺激才跑到日本去的?我,一个靠嘴吃饭的老师!!用你那小朋友刺激了你那么久都无疾而终。哎!我倒要看看谁比我还厉害!”

  傅君棪走到窗前,看到街上已经有些许开了的樱花,低笑了一声:“景潼……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全文存稿,我会慢慢的搬过来,如果等不及可以去晋江或者长佩看,同样的名字。

死皮赖脸的求评论啊♥(。→v←。)♥

“听话”

  本文全部原创

  灵感来自于我曾经做过的一个梦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夏天的夕阳,很多时候如今天一般,太阳如火一般的烧着天边的云彩,好似要与天边同归于尽 ,这个城市就是这样,每天如此,就像莫比乌斯带,循环反复,不死不休。

  在城市的靠郊区部分总有一些老式小区,这里的住户不是那么的多,只有一些家庭贫穷的,或者刚到大城市的早出晚归的打工人。所以在这样的白天,并没有什么路过的人。那些打工人,他们也只会在这儿住一段时间,一旦觉得在大城市踩热地皮,就会迫不及待的抛弃这边,奋力挤上拥挤的人群,兴冲冲的与不知底细的室友合租在一个小小的鸽子笼里,好似这样才是正常的,才是生活在这个城市的。

  风,吹落了路旁的梧桐树的树叶,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,踩着已经干透了的树叶行走,树叶在他脚下嘎吱嘎吱的做响,如呻吟一般。他完全没有在意,只是行色匆匆的走向一座破旧的老式小区。

  老式小区的小卖部的老板并没有在意这个男人,就像平常一样进行着 一成不变的生活 ,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则女大学生跳楼的新闻。那个案发地点, 正是这个小区。老板见怪不怪的看了一眼电视,并再次低头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“根据警方的调查,跳楼的是一名今年刚毕业的女大学生,在一家私有企业的工厂担任技术员的工作。现场警方发现女大学生的身体上 出现十几处被刀捅过的痕迹,警方也在死者女人的家里发现了这把水果刀。初步判断应该是熟人所杀 …………”

  老式的电视机声音极大,男人进那栋幽静的有些离谱的楼时,新闻里正在介绍了自杀细节,他心里莫名觉得有些渗人。如果不是男人的家里的老人死了,留下的遗书中一直提到这栋楼,他都不会来这么阴暗的地方。

 恐惧在心里刚刚升起 ,突然从楼里大门跑出一个疯男人,那疯男人疯长的头发遮住了一大半的脸,脸上好似还有干了的血迹,浑身散发着血腥的臭味。

  风衣男人避无可避,与浑身破烂的疯男人撞在一起,倒在了地上 。疯男人欲爬起来时,刚好看了一眼那男人的脸,眼睛里充满了恐惧,好似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飞快的起身跑了。

  男人待在原地, 几分钟没缓过神来,刚刚与疯男人四目相对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,好似他们很早之前就就认识了 ……

  男人没有多想起身向小区楼房内部走去 ,楼里昏暗无比,接触不灵的灯,展示着这栋楼的年纪,走进楼里是一条长长的楼道,楼道旁边的墙壁上,挂着一幅幅凌乱的,好似艺术品的画。

  男人没有在意这些,只是径直向电梯走去,男人上了六楼。男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,好似冥冥之中都有一种指引,他心里一直有声音在告诉他,进那个电梯,上六楼……

  六楼那正是女孩子被杀的那楼。

  男人刚出电梯, 就闻到了一股特别恶臭的血腥味儿,与刚刚在那个疯男人身上闻到的一样。他慢慢的走向六楼最里面的那间房的对门。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他明明是想去的是跳楼的那间房,可对门房间对他有着无穷无尽的吸引力……

  那里没有像案发的那间房间,被警察搜查过一遍,可男人还是轻松的推门走了进去。他突然觉得头特别的痛,像要爆炸那般。可他还是控制着自己,开始观察这间屋子。

  屋子里都是灰尘,像很久都没人住过的样子。客厅的桌子杂乱无章,让本就头疼男人愈发焦燥不安。

  他体力不支的用手撑着头弯腰坐在沙发上,突然他看见茶几下面有一个是日记本 ,还是红色。

  那红色如鲜血一般的阴沉。

  他鬼使神差的拿起了那个日记本,发现原来日记本上的就是血,因为那股血腥味是掩盖不了的。

  血顺着茶几底部流向地板,男人顿时觉得毛骨悚然 ,想把日记本放回去。

  可他心里对着日记本的兴趣,远远大过他自己的害怕。

  他依然抵挡不住这鲜血的诱惑。

  翻开了那本血色的日记本 。

  日记本上的字很容易看出是女孩子写的,字体还有点青涩,看起来还像是一个学生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  2008年11月12日,晴

  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 ,他是我同学的哥哥,他总是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帮我,那天我和同学约好一起去逛街,同学说他有点事情要办,让我在那里等她。我在那里等了很久,可是同学还是没来,我打电话给同学却是她哥哥接的。

  她哥哥向我解释她没带手机,听我说我迷路了,就立刻来找我了。他还很绅士的问我需不需要他送我回去,他可真是个好人。


  男人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日记本,像着魔一样……


  2009年2月14日,晴

  今天的阳光想我们初见时一样,林生向我表白了,真好。我们一定会一起好好的生活下去的。

  2009年11月23日,阴

  我们结婚了!!!林生宣誓好深情地看着我啊。他的宣誓词和一般的不一样,他专门读了一首诗,他是真的浪漫!

“ 玫瑰花刺破了皮肤

     黑色的石头

     在滴着血液

     我喜欢你啊

     就像飘飞的花絮

     我控制不住自己的

     自己的感情

     我好想你

     我已经不满足于静静听夜莺啼唱了

     我想把你关进笼里

     我想把你占为己有

     我喜欢你啊”

  2010年1月8日,晴

  今天我和林生搬进新家了,新家虽然在郊外还是二手房,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,我和林生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。我们搬家整理好东西已经是晚上了,出门倒垃圾时遇见了对门的小姐姐,得知小姐姐在离这边比较近的工场实习,不经常在这边住。这点我很开心,因为我不太喜欢,也不太会处理邻里关系。可能是因为我是孤儿的原因吧,但是没有邻居打扰真的很棒!

  2010年3月28日,大雨

  林生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了,他总是重复“听话,要乖”这一句话,我说什么他都要说听话,还总是不喜欢我跟别人说话,以前谈恋爱时他也总是这样,但我觉得只是吃醋,可是如今越来越不对了……

  2010年5月8日,大雨

  今天林生甚至把我关在了家里,为什么,为什么,我觉得林生越来越不像他自己了,越来越可怕了!!他前天喝醉后还用啤酒瓶打我,他对着我的头挥手瓶子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是懵的,我只知道我的头好痛,后来的事我就不记得了。我本来想出门租房子住的,可是第二天林生很照顾我,他很伤心的跟我说对不起,还想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的,我就没走……

  是不是我做错了……

  可是确实应该给林生一个机会,林生以前不是这样的,我应该给他一个机会。


  男人整个人如同陷进了日记本,日记本的事一件一件的出现在他的脑子里……

  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为什么这些在脑子里的细节那么的深刻。

  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一句句的求饶,清晰如同从他的心里传出来的一样……

  求求你,求求你,…………

  真的不要,不要…………

  林…………生…………

 “求求你,不要……”站在男人对面的女孩正跪在地上,苦苦的哀求着男人。女孩的脸上有着新旧程度不同的伤痕,这些伤痕如同毒蛇一样,肆意地爬上女孩的脸。

  男人随手的拿起脚边的酒瓶,毫不犹豫地向女孩子的背脊骨上狠狠地砸下去。一边砸,一边问女孩:“你今天对那个外卖小哥说了什么 ?你还对他笑了,你把我当什么!你是不是想把我逼死!你是不是想离开!你要听话!”

  女孩整个身子被打得在无意识地颤抖,眼泪不住地往下流,她连哭泣地力量都没有了,只是一直否认:“没有……”

  男人愈发地疯狂:“呵!沈清,我早就告诉过你,找着了我,你这辈子都别想撇下了。你是我的,你只能是我的!听话,听话,听话!”

  男人如同野兽一般疯狂,下手越来越恨,后来打着打着,玻璃酒瓶终于不受重负,碎在了沈清的身上。

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男人发疯地笑着。

  男人甩甩手中的碎渣,用手揪起女孩的领子,玻璃渣随着女孩的起身散到了地上。男人直接朝着女孩的脸上打去,拳拳到肉,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余地。

  女人被打的满脸是血,倒在地上。原本一开始她还是会反抗的,后来她也就习惯了。她不是没有想过逃离,可每次都失败。男人在这不足100平米的房子中装了不下十个监控,只要她离开监控一秒钟,男人就会发现。

  当被那个男人再抓回来的时候,只会是更凶恶的毒打。

  女孩躺在地上,碎玻璃刺破了她的头皮,鲜血顺着头发流到了地板上,木头地板缝隙中立刻变得鲜红一片。女孩的头上有双皮鞋,摩擦着她的脸庞。

  女孩觉得,史上最痛苦的感觉也莫过于此。

  女孩躺在地上,无声的看着男人,她终于知道了,他不会再变成当初的林生,因为这个人自始至终都是个变态。

  只是以前藏的比较深,蒙住了自己的眼睛罢了。

  这天过后,女孩都比较顺从男人,男人因为女孩的改变,变得心情大好,几天都没打女孩了。

  不是女孩妥协了,而是她在寻找一个机会。

  一个逃离的机会。

  而她终于等到了。

  那一天,老式居民楼因为旁边工业厂大量用电,于是本就老式的电路愈发堵塞,使得居民楼和工业场都一起短暂停电了。

  女人用这短暂的停电时间,塞了一个枕头和衣服在被子里,假装自己还在睡觉。再悄悄打开取出卡在门缝的木条,逃了出去。

  而这个时候恰好男人因为停电被关在电梯中。

  女人逃出去时,刚好碰上出门扔垃圾的对门小姐姐,小姐姐见女人一身伤跌跌撞撞地跑出门,立刻跑过去扶起女人。一边询问着女人的情况,一边把他往自己家里带。

  女人大致跟小姐姐说了男人对她做的那些事。小姐姐只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,很可怜女人,表示可以帮助他躲避男人,并帮她报了警,可是警察以为是家庭矛盾,便表示建议来警察局做个笔录。

  而这时来电了。

  男人所在的电梯也重新启动了。

  但是男人突然发现自己留在家的文件,还放在桌子上,便又坐上电梯,回到了家。

  起初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,但是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喊了两声女人的名字。但整个房间里空荡荡的,没有人回答他。

  男人立刻怒从心头起,跑回房间,想把女人从床上抓起来,结果掀开被子,只有一个枕头和衣服。

  男人立刻觉得愤怒无比,自己的玩具既然敢跑!

  男人本能的,就要开门追出去,刚走到电梯的时候,突然发现对门好似传来了女人说话的声音。便立刻向对门走去,一边粗暴地用脚踹着对门的门,一边在嘴里喊着女人的名字:“沈清,沈清,听话!快点给老子出来!……”

  在房间里的小姐姐和女人都大惊,感到十分害怕。一声声粗暴的踹门声,拍打着她的耳膜 。

  小姐姐掏出自己的钱包,塞到了女人手上,并把女人拉进了她自己的房间,为女人规划着逃跑的路线。“沈清,你就从这个窗子里翻过去,坐在下面一层楼的那个平台上。你慢慢的就这样做,每一层都有这样子的一个平台的。你小心点,如果不行,你就拿这些钱,去敲其他房间的窗子,让他们让帮你一下。我会尽量拖住男人的!”

  小姐姐说完,便走出了房间,立刻反锁上了房间门。接着深呼吸口气,去打开了的大门。男人依旧的粗暴的用脚踹着门 ,他看见开了门后,一把把门推开,肆无忌惮的疯狂寻找沈清。

  小姐姐奋力阻止男人,大声嘶吼着,想让男人清醒,但都无济于事。

  反而还把男人激怒了,只觉得她吵闹,男人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一把水果刀,毫不犹豫的捅向了小姐姐。如此捅了不下十刀,最终他才放下手中的刀,嫌弃的把小姐姐的尸体踢开。走向了小姐姐的房间,他奋力的把门踹开,可他在房间里也没有发现女人的踪迹。

  他看了看大开的窗户,阴笑着走向了窗户。

  男人从窗口往下望,正好与站在窗外女人对上了视线,女人立刻吓的浑身发抖。

  男人恶狠狠看着女人,如恶魔低语一般的对沈清说:“沈清……听话,上来好不好?我不是你爱的那个林生吗?你为什么不肯听我的话呢?”

  “沈清你给我上来!”

  男人突然地一声大吼,女人吓得浑身发抖,腿发软的连站都站不住了。

  也就是这一刻,女人摔下了台子。

  她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,也逃离了带给他无尽悲苦的世界。

  男人面不改色的观看了这一切,他并没有感觉到愤怒,他反而感到一股满足,他要下去把沈清捡回来。

  因为他的沈清只属于他一个人了,永远的属于他一个人,永远只听他一个人的话了。

  他突然很后悔,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早想到这个计划……

  男人疯狂的笑着,把刚杀的对门的女孩抛下了楼。

  

  读日记的男人,好像清晰的经历了这所有的事情,觉得他的脑子要爆炸了。他发疯般的逃出了这个充满着血腥的房间,他在这个房间里只感觉到了窒息,他发疯的撕扯着衣服,飞快的向门外跑去。

  他走进楼道的长廊中,发现他当时以为是艺术品的那些墙上的画,居然都是一抹抹鲜红的血迹……

  他疯狂的按着电梯的升降键,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他想逃离这儿,逃离这个血腥的世界!

  可当电梯刚好到的时候,在电梯传来清脆的铃声中,他好像听见了一句话,从他耳边传来 。

  好像有人在说:“听话。”

  他吓得浑身颤抖了一下。

  他本能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,结果发现是从是从他自己身体里传出来的……

  他迷失在了他自己的记忆里。

  他混混沌沌地走进电梯,按下了一楼的按键。

  头也不回的跑出了这如噩梦一般的居民楼,突然在居民楼的门口,撞到了那个一个男人。

  这次他亲眼看见了,看见他撞到的那个男人。

  是他自己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这是18年就产生的一个脑洞,也是我在一次午休做的一个噩梦,而且后劲很大。是真真实实的第一次在梦里产生一种恐惧。

  于是我就趁着我还能记住那些梦的细节,便写了一个大纲,捋了一个故事梗概。

  但是一直都没有动笔去写,因为那个梦实在是太可怕了,后劲太大了。(我绝不承认是因为我鸽~) 

  但最近又翻出曾经自己写过的一些稿子 觉得把它写完也是一种留念吧……

  本人专业也不是这个,文笔也不好,希望大家多多包涵,如果有看不懂的情况,或者想跟我讨论一下剧情的话,可以在评论区留言,也可以直接私信我。

  死皮赖脸的求评论呀ε(*・ω・)_/゚:・☆

十九州各路成仙群【五】(完结篇)

我不成仙同人文

人设有些许ooc,人物是作者的,ooc是我的

这也是本文的最后一章了

建议同前文一起观看 

想看前文的,可以直接点进我的主页看,因为不能开合集……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智林叟:可是这些我都知道啊……你就不能讲点有用的!

聂小晚:【亮出了斗盘,开启战斗模式】怎么着了?你也敢嫌弃我!你个智障叟!

智林叟:……必然不是,小晚师妹,我……哎……你叫我智障叟,我说了你,要不咱俩算扯平了。

聂小晚:你个智障叟!

智林叟:你……

见愁:小晚,没想到你还记得那些事儿。

聂小晚【笑】那当然,师姐的事小晚一直记在心里。

智林叟:十九洲谁不知道呀。

【见愁与聂小晚的视线扫了过去了】

智林叟:我闭嘴,我闭嘴!

曲正风:智林叟,我劝你还是回家种地吧!

智林叟:我……不和你们聊了,我回家写传记了

谢不臣:好久没有想过以前的事了!听聂道友这样一说,倒是把回忆都勾了起来。

见愁:当初有什么好的,过去的永远是过去,在此见愁要谢过谢道友,若没有谢道友的杀妻证道,哪来今日见愁大尊。

谢不臣:谬赞,谬赞了!

见愁:呵呵

曲正风:@谢不臣,你当夸你呢!

谢不佳:emmmmm……既然见愁大尊这么说了,自然是要信的。

扶道山人,曲正风,见愁,智林叟,沈咎,绿叶老祖…………:@谢不臣,要脸吗?!

横虚真人:【疯狂@谢不臣】要脸吗?!!!


因横虚真人疯狂@谢不臣,使得十九州各路成仙群受到了不可磨灭的伤害,自此不再重启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不成仙,再见

完结撒花ヾ(✿゚▽゚)ノ

这个是我在18年的时候,就创作过的,当时就已经知道结局了。

但我依然用所有人都活着的设定写文,因为实在是舍不得,我喜欢这本书的所有人物,我不愿他们去世。

最近翻家的时候又翻了出来,就想着发出来是看看,做个留念。本来打算再写一点,但都无疾而终,就让他们永远活在我曾经的文字里吧,这个结局也蛮好的。


现在看我不成仙的人应该比较少吧。


死皮赖脸的求评论ε(*・ω・)_/゚:・

新年快乐!

2022年 恭送我们的这一年,期待我们的下一年

  这一年我经历了我人生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情,也就是高考。

  我自从看了《穿堂惊掠琵琶声》之后,心里充满了想跟他们成为比肩人的愿想。

  因为沈识檐实在是太美好了,孟新堂也实在是太好了,他们好到,我想能成为跟他们一样的人。

  但因为本人实在是成绩比较差,这辈子都不可能能成为像孟新堂那样子的人,所以我把沈识檐作为了我的人生目标,我在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所有的志愿都是学医。

  其实家里是不太同意的,因为学医实在是太苦了,但他们比较尊重自己的选择。

  如此,我便如愿以偿去到了一个较好的医学院的临床医学系。

  我希望十年之后我能成为像沈识檐一样的人!

“想买束花给你,可路口花店没开,我又实在想念 ”

  “我这有一院的四季 ”

  “英雄不该被救助的人辜负,不该这样离开”

  “放他三千裘马去,不寄俗生,唯贪我三枕黄粱梦 ”

孟新堂,沈识檐

恭送我们的这一年,期待我们的下一年

孟先生,沈先生,高台树色

新年快乐 

十九州各路成仙群【四】

我不成仙同人文

人物有些许ooc,人物是作者的,ooc是我的~

建议同前文一起观看,会有更好的观看体验 

想看前文的可以直接点击我主页观看,因为不能开合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墨规尺:呀!!!……你们轻点,这真不是我的错,都是谢不臣的错,去打他呀!

谢不臣:这……吾妻到底吾妻,当真是聪明的人。借刀杀人,此计不错

见愁:谢道友谬赞了,论计谋,见愁何及谢道友千分之一,能把自己师父坑了的人,舍

谢道友还有何人呢?

曲正风:那个姓谢的,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,什么“吾妻,吾妻”的,那是吾妻。

傅朝生:楼上那位,也请你对吾妻放尊重一点。

见愁:你们……哎……

扶道山人:怎么了,我几天不上线,发生什么了,怎么都要抱我家小见愁?

沈咎:师父,这你就不知道了吧!我家大师姐多“受欢迎”呀!

极城众人:那当然,见愁大尊,可是我极域平等王。

曲正风:那个,极域众人呀,当年,谁叫的鬼见愁呀?

极城众人:这……当时年少,可以理解,张汤

大判官曾经也叫过!

张汤: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,各位说话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呀!

极域众人:大判官呀!良心重要,还是命重要啊,您没见着,他们打自己人都那么狠,别说打我们了,真是的。

张汤:有道理,我刚刚说了什么吗?

曲正风:纠正一下,谢不臣不是我们自己人。

横虚真人:对对对,我们不认识谢不臣

见愁:横虚真人真是贵人多方事,十九州修士都知道,谢不臣乃你坐下十三弟子,你昆吾的紫微星人,天道之子,如今,怎么连他都不认了呀~

曲正风:就是呀!横虚真人这便是你们名门“正“派的作风吗?

谢不臣:就是呀!师~父~

横虚真人:闭嘴,逆子!谁骗我说没有拿到九疑鼎的呢?

谢不臣:最后九疑鼎不也用在您身上了吗?

横虚真人:强词夺理!

扶道山人:呦,像昆吾这种“名门正派”也会内斗啊!【笑眯眯地吃着鸡腿】,横虚老怪。

横虚真人:你别笑话我们,先管你崖山吧!二弟子叛出崖山,成了明日星海新剑皇;大弟子成了极域平等王,最不起眼的善贺,竟是比绿叶老祖还老的人,你们崖山当真是藏龙卧虎啊!

扶道山人:横虚老怪,你……

见愁:真人说笑了,哪里藏了龙,卧了虎,只是平平常常一几人罢了。

智林叟:大尊,见愁大尊,您怎么这样说呢?你再这样说,你让我怎么给你写传记呀!”

见愁:按事实写呀!

聂小晚:咳咳,终于轮到我出镜了,@智林叟,你给见愁大师姐写传记,问我呀!我如数佳珍。

智林叟:这……

【聂小晚如狼一般的眼神看了过来】

智林叟:你,说吧……

聂小晚:【迷妹脸】那就从大师姐十日筑基开始说吧!

傅朝生:为什么略过了我的戏份?是不是想死!

鲲:你个小屁孩!@傅朝生,什么时候你都变得那么暴虐了?

聂小晚:各位大(妖),不,道(友),不,前辈们,小晚不是故意的,但傅前辈的事,小晚的确不知。

沈咎:小晚,别理他们,你快说吧!我也想回忆一下大师姐的生平。

聂小晚:嗯,见愁师姐天赋斗盘一丈,天虚之体,十日筑甚,获得昔日盘古之鬼斧;

去杀红小界得帝江风雷印,黑风洞炼体,t纹骨;左三千小会,夜战龙

门周承江,智斗昆吾谢定,见愁独霸接天台…其中去极城越级杀人……(怎么办,好残忍,我讲不下去了)总结:666

曲正风:最后的总结真精辟!

聂小晚:剑皇见笑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是我在18年的时候,就创作过的,当时刚追完连载,就想写点东西,留个念想。

个人真的很喜欢曲正风。

最近翻家的时候又翻了出来,就想着发出来是看看,做个留念。

现在看我不成仙的人应该比较少吧。

死皮赖脸的求评论ε(*・ω・)_/゚:・

十九州各路成仙群【三】

我不成仙同人文

人物有些许ooc~人物是作者的,ooc是我的~

与前文一起观看可能会更好

本来我想开个合集,但是系统非说合集内有不符合规定的东西……(???)

所以想看的可以直接点进我主页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沈咎:二师兄!你到底是帮谁的?

曲正风:当然是师父啦,谁让你刚才说我来着。

沈咎:救命啊,大师姐!

见愁:活该,谁让你刚才八卦我来着

傅朝生:鲲,他们怎么动不动就打,骂,杀呀,真没素质。

见愁:你有素质,在极域时,既杀杀寒枝,又杀厉寒的,你素质真好。

傅朝生:你又不是没杀过人,谁让他们挡我路来着。

见愁:为什么九头鸟看见你就跑?

傅朝生:那是他胆小,你看小貂看我就不怕

小貂:傅大妖,您能不争眼说?瞎话吗?您可是大妖。谁说我不怕,可怕了!虽说你只是蜉蝣,但你是由天而生的大妖,谁看见你能说不怕?

见愁:我。

曲正风:还有我。

小貂:…………

曲正风:@小貂,我的九曲河图呢?你把她拐骗到哪里去了!

小貂:这……这个,小图图他……

小貂:剑皇!看飞仙!

曲正风:少给我来这套,快说,我九曲河图呢?

小貂:剑皇,你看这个……小图图怎么着也同我算老朋友了。我们叙叙旧,怎么着了吗?

曲正风:【不情愿地】就叙一会儿呀!

小貂:耶!谢谢剑皇,你和见愁双修那事儿,我没意见哈……你们随便随便……

曲正风:小貂,不愧为绿叶老祖最爱的宠物,如此通人性!我准你和小图图多玩一会儿啊!

小貂:剑皇真好,那什么,我先溜了呀!我怕见愁打死我。

见愁:【冰冷的假笑】那哪能呀。你可是“万印之王”!呵呵

傅朝生:我故友自然不会如此暴虐,但我会!@曲正风,你没看那后面几章吗?我表白了!!!表白了!!

曲正风:别想骗我,我知道那是了演戏!

傅朝生:呵,演戏?没看见见愁都对我关心则乱了吗?

曲正风:我真没看见,那时我走了了~

见愁 :【假装绿茶】这……两位道友莫要为了见愁争执,见愁修道半生,只想问谢不臣一

句,为什么,凭什么?无心情事……

曲正风:那若此事了了,可否想想。

见愁: 【假装害羞】这……

沈咎:……@曲正风,二师兄,你好像舔狗……

曲正风:………

(沈咎连夜扛着拔剑台跑了……)

海光剑and崖山剑:@见愁,这好办,我们去帮你揍他一顿,打到他服,打到他回答!

鲲:算我一个,这蜉蝣就是从心。

一线天,鬼斧,割鹿刀,燃灯剑and乱入的九节竹:我们一起去,早看他们不顺眼了!

墨规尺:这……各位,我是新来的,同你们可没有半点仇,可以不群殴我吗?

崖山剑:不行,就是你打伤了我小见愁的帝江

风雷印,不打你打谁!兄弟们,给我一起揍,不……集中揍他!

墨规尺:呀!!!

墨规尺:你们轻点!!这真不是我的错,都是谢不臣,去打他呀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一半是我在17年的时候,就创作过的,当时还在追连载,什么结局都还不知道,但是依然很开心的完成了创作。

还有一半是18年11月分,看完结局写的,当时已经知道曲正风的结局了,很不舒服,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大师兄。(其实我个人偏曲我~lsp而已~)

最近翻家的时候又翻了出来,就想着发出来是看看,做个留念。

现在看我不成仙的人应该比较少吧。

希望能带给看这篇文的人快乐!!

死皮赖脸的求评论ε(*・ω・)_/゚:・

十九州各路成仙群【二】

我不成仙同人文

人物有些许ooc~人物是作者的,ooc是我的!

建议同前文一起看,可以获得更好的观感

文笔不好,还请见谅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扶道山人:为什么曲二傻子你也会冒古文呢?

沈咎:可能是在《金瓶梅》上看到的吧……

扶道山人:有道理!没想到你小子……呵

曲正风:你是不是想死?@沈咎

沈咎:必然不是!!!

曲正风:那再说一遍那句话!

沈咎:我是说可能是在“四大名著”上看到的

曲正风:嗯。

扶道山人:老四,四大名著是什么?

沈咎:四大名著就是《西游记》《三国演义》

《水浒传》《金瓶梅》…不是《红楼梦》!

扶道山人:……没听过

见愁:师父,不是我说你,你也应该多读书。

扶道山人:你……小见愁连你都欺负我……

曲正风:师妹和我可是天天一起读书修炼【嘿嘿嘿.jpg】

见愁:……

见愁:大师兄,我建议你去看看大夫,让大夫看看你脸皮有多厚!

沈咎:二师兄!为什么大师姐那么说你,你都不打她?!

扶道山人:臭小子,你多希望你大师姐挨打?

曲正风:怕伤着她……

沈咎:我好像吃了一嘴狗粮……

谢不臣:你们竟当着我的面秀恩爱?!

谢不臣:好吧,我就来讲讲你们大师姐跟我在人间孤岛的事吧!咳咳【清嗓.jpg】

见愁:住口,跟你在人间孤岛的人,不是我,是谢见愁。

谢不臣:有什么不一样?只是多了一字罢了。

沈咎:别管大师姐了,快讲吧!

曲正风:咳咳咳,你们考虑我的感受吗? 

谢不臣and沈咎【集体摇头】:没有……

曲正风:你…你们……

沈咎:算了,二师兄,难道你不想听听大师姐

在人间孤岛的事?

曲正风:不想!

曲正风:……好吧,我承认,想!

谢不臣:这件事情得从我还是谢三公子时说起……

见愁:鬼斧、一线天、割鹿刀,小貂快去把谢

不臣揍一顿,并把他的嘴封住!

鬼斧and一线天and割鹿刀:是。

见愁:等等……小貂呢?

鬼斧:小貂带着小骨头找九曲河图玩去了

见愁:这小貂,你们快去!

曲正风:什么?小师妹,你的小貂拐跑了我的九曲河图?

见愁:哎呀,大师兄,他们等会儿会回来的!你看,谢不臣那惨样儿,多解气!

傅朝生:鲲,我们来的不是时候,又赶上他们群殴人。

鲲:我们走?

傅朝生:不,看谢不臣那惨样儿,确实解气,我早想打他了。听他说他同见愁在人间孤岛的事儿,不如听我说我同见愁在望江楼,在极域那些事儿。

沈咎:快讲吧,朝生兄!

曲正风:沈咎,你这样真的好吗?

沈咎:难道你不想听?

曲正风:这个……

曲正风:傅大妖快讲吧!

见愁:你……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

曲正风and沈咎[集体摇头]:没有。

曲正风: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多了解你 别生气。

沈咎:就是!大师姐,我们那是“爱”你,你看师父,他想让别人了解他,别人都不肯呢。

扶道山人:你小子!说什么呢?信不信我拿鸡腿打死你。

沈咎:好久没吃鸡腿了,快打,快打

扶道山人:鸡腿打沈咎,有去无回,你当山人我傻呀!

曲正风:师父,给他们秀一下一口吃一个鸡腿的技术。

扶道山人:好!

沈咎:太好了,师父没东西打我了,谢谢二师兄!!!

曲正风:【笑】师父,把鸡骨头全扔在沈答脸上!

扶道山人:好!

沈咎:啊啊啊啊!!!

沈咎:师兄,你到底是帮谁的?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是我在17年的时候,就创作过的,当时还在追连载,什么结局都还不知道,但是依然很开心的完成了创作。

最近翻家的时候又翻了出来,就想着发出来是看看,做个留念。

现在看我不成仙的人应该比较少吧。

还有几篇存稿!

死皮赖脸的求评论ε(*・ω・)_/゚:・☆